2008年 04月
--日(--)
27日(日)
26日(土)
22日(火)
10日(木)
09日(水)
03 | 2008/04 | 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生活着

有些电影,看过之后,你会被它的气氛感染而入戏,开始有意约束平日的举止、修饰生活中琐碎的细节。

喝水时,要留意杯底与桌面碰触的声响,比如瓷杯较浑厚,玻璃杯则清脆。聆听清水流入杯中时潺潺浇灌的声音。

读一本书、写一封信时,要留意纸张被翻卷、折叠时的声响。倾听纸与笔相遇时细密摩擦的声音。

开始注意将餐具摆放整齐,以及收起不必要的物品,保持桌面整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33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春日飛花玉

趁天气晴暖,午后在阳台上拍新进的yy,发现上周买的一颗仙人球开花了

前几天她是这样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6:04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誰説上班才是正經事

去年此时辞职的初衷,是想给自己一段时间休息和调整,同时寻找一些新的方向。怕的是在长期呆钝少变化的环境里,整个人会渐渐变得晦暗无力,时常陷于莫名的不安与焦灼之中。当时的想法是,将来实在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做个体户,去义乌进点发卡之类卖卖,总归饿不死我。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地之大总有我安身立命之法,我都是这么自我安抚的。

在一年的闲居静处时光里,愈来愈能确定的是,我再也不愿回到沉闷死板的上班制度中去,而愿意尝试那些一直有兴趣却又一直犹豫的事。前阵子从友人blog得知她辞职开了家咖啡馆,甚受鼓舞;最近见Véro的淘宝小铺反响良好,亦深为她感到高兴。我们大都有些想做的事情,只是“人的梦想太容易被知识击败,被世故淹没,被时间隔离”(鲍尔吉·原野),其实与其被想象中的困难、麻烦束缚住手脚,不如切实着手试试看——这也是我自己这段时间张罗网店的体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3:1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2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相逢瑶寨


4.7 于金坑大寨

站在石阶上,抬头看见此处有人家。正好饮用水告罄,想上去讨碗粗茶喝,顺便看看瑶女的手工艺。没想到刚举起相机,这位阿妈便从容而熟练地说道:“你们好,来看看瑶家传统手工艺吧——想拍照请先看看这个……”(感觉好像淘宝的“买家必读”)边说边从地上拾起一块木牌,上书“拍照请给小费”。

我问:“请问有水喝吗?”她抬手指指身后窗口,依然从容而温和:“有阿,买水也可以,买水就不用给小费了。”

同行一小伙不满道:“我们想喝你家自己煮的茶,有没有?”

阿妈仍是那个调调:“没有哇,今天没煮茶。”

于是,我们这厢想喝村家茶,她那厢只是从容不迫地纺着布,不容置疑地请我们付钱,就这么谈不拢。

日高人渴,我们终于投降,买了两瓶纯净水,每瓶3元。在屋前小凳坐下,和她聊聊她手上的活计。交易结束,彼此不再需索什么,方能轻松自在地交谈……此前从村口一路走来,深感此地民风已不复淳厚。乘坐的小巴刚一停下,便有瑶家妇女快奔上来问要否导游,还不离不弃地随我们走了一段,以“上山容易迷路”为由劝我们让她带路,见生意无望,又劝我们去她家吃饭、或者买点手工艺品——听上去的感觉是:我们务必消费点什么,不管以何种方式。

沿路遇见瑶女,对方常会亲切打招呼,随后向我们展示一些布艺品和银饰品,口中说:“都是手工的呀,买一点嘛,照顾一下老人家的生意”,一套动情晓理的商业说辞,她们早已运用纯熟。


收钱的阿妈边上坐着一位衣老妇,从头至尾只是淡淡地微笑观看,并起身让小凳给我们坐。临了上路,回首告别,见她倚着竹篱冲我们笑,那一刻,我愿意相信她是出于本心的友善。


11:57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1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归来小记

带着红红的右眼返回上海。眼睛是在爬龙脊梯田时不慎被手中木杖划伤,又酸又痛,加之深夜的航班一再延误,导致整个人因为舟车劳顿而昏昏沉沉,回到家仍有种不确切之感。离开才几天,却觉得像是出走了很久很远。

前几天几乎日日在汽车上颠簸,穿行于大山村镇之间,像在拍公路电影。路上听得最多的是陈明章、tate takako和《蜂蜜与四叶草》的ost,清淡悠远的调子与苍山碧水甚为合衬。迁移辗转之时,听着耳边的声音,望着车窗外变换的景物,我总会想起很遥远的人和事,有些东西我以为已经淡去了,却在行旅之际变得亲近起来。每次旅行结束,身心都像是被洗涤和过滤了一样——有时这种感觉要隔一段时间才会变得具体细腻,犹如胶片在显影液中渐渐变清晰。

电影"Away from her"(《柳暗花明》)中,患失忆症的老妇不无绝望地对日益生疏的丈夫说:记忆的丧失就像脑中的灯一盏盏熄灭。现在我常会想不起要做的事,想不起刚读过的书或一句话,与此对立的是,我到过的地方却能成为最丰实的记忆。好像是横光利一的句子:回味曾经游历过的地方,它们像是各具声色的浑圆生物。在旅行途中,在人与人的邂逅、交接之中,总会有一些灯突然照亮我脑中昏暗的房间,让我走进去坐下,慢饮过往生命的涓滴。

出发前看了《练习曲》,唤起我远行的渴望。我理想的旅行,是在一个地方停留,直到想起另一个地方再继续前往,就这样随兴而至,类似于阅读时由一本书自然过渡到另一本书。我的理想生活,则是像《燃情岁月》里的Brad Pitt,游心动时便出发,累了倦了,仍有故乡可以回,那里有他的情人与亲人……

——说着说着就不着边际了~在旅途中,听到什么故事、想起什么人时,常有表达的冲动,现在却又忘了该如何组织语言。还是留待一切沉淀之后,慢回忆、细言说罢。

摄于龙胜一小店旁

18:02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