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11月
--日(--)
28日(水)
21日(水)
19日(月)
12日(月)
08日(木)
07日(水)
06日(火)
10 | 2007/11 | 1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自我的戦争


钟文音的《巴黎情人》早就买了,最近才一口气读完。日记体游记一直是我阅读的一道坎,得积蓄适宜的情绪才能潜入其中。

钟文音其人不乏才情,眼光准、心思细腻,文字有感染力,读顺了便教人一头栽进去随之浮沉。她的毛病也是小女人作者间惯见的:太自我、太为情所困。“自我”对作家而言并非坏事,如她钟爱的杜拉就自我得要命,因为省视自我时够专注、深邃、百转千回,18岁前的经历可以写一生。钟文音也是,过去的几桩情事足令她回味不止、挣扎不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2:31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猫呀猫

张岱有两句话他自己甚为得意,上半句是“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其实每个人多少都有点“癖”,只不过古代没有网络,人们看见周围人的特殊爱好就容易大惊小怪。《世说新语》里记载“张湛好于斋前种松柏……袁松山出游,每好令左右作挽歌”,于是人们就说“张屋下陈尸,袁道上行殡”。又写阮孚酷爱木屐,无事时喜欢吹火给木屐上蜡,感叹不知一生能穿几双屐……放在今天,这些小儿科的癖好都不足为奇,阮孚大可以在网络恋屐团里交朋友聊心得秀藏品,即便像南朝刘邕那种爱吃痂疮的人,也不怕找不到同道中人。

癖好里往往躲着一个人的要害,最柔软,好像阿喀硫斯的脚后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2:28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幽閨独語

【工作日的美术馆适合散步。上周三中午和兔子吃完寿面,我们手拉手像大学时候一样去逛美术馆。原是冲着最后一日的浮世绘美人画展而去,到了才知同时还有日本摄影展、普洱木刻版画展等。夹层有一个小型画展:“两面性——高茜作品展”,规模虽小,印象却深,故略记之。】

当代艺术品市场上,油画远比中国画吃香,故而画油画的拼命吸引眼球,画国画的拼命打破传统,当代艺术家往往重个性轻功力,一味求“新”求“异”,掩饰其自身的浅薄。看多了情绪乖张、画面浑浊的作品,步入展厅看见如此纤柔的工笔画,顿觉清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38 | 作如是觀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歡迎前往圖書館

人的欲望总是永无餍足,情欲、物欲、食欲……以及如我等对书本的欲望。居有定所以来,我就无法停止买书;为了让爱书居有定所,必须添置书架,如今一面墙已为它们所占领。平时我喜欢有事无事在书架前站一站,欣赏形形色色的书脊,感到愉悦舒畅。我想拿破仑阅兵、土耳其苏丹君临后宫时,亦有着类似的充实感吧。

见我新购一批书,dwhite常流露出如同亲见资本家倾倒过剩牛奶的表情,说你已经有那么多书,不能等全部看完了再买新的嘛?可是亲爱的,要知道欲望就像灵感一样从不等人——一个事件、一个闪念、一本正在读的书、一桩悬而未决的疑案……都会勾起我新的阅读欲。无奈近期手头拮据,股票又深套,上周还咬牙赴杭州参加朋友婚宴,像上半年那样大手大脚在当当上订书,网购及托人购港台版书的黄金时代,至少在短期内是不会重现了。最后,一筹莫展的穷人终于想到利用图书馆——现代城市虽然有种种弊端,但像图书馆这种童叟无欺、男女平等的公共设施毕竟是造福于民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58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立冬迦哩黄

dwhite出差去,家中就變得很安靜。他在的时候电视机总是开着,放送时下热播的华语剧集,我单独在家则根本不会看电视,除非连我都察觉到过分寂静,才会想起电视机,银光一闪,屋内随即嘈杂起来。

沙发上没了他的盘踞显得很空旷,我的胃没了他的照应也净素无油。一个人做饭最是因陋就简:早餐泡饭,中午白饭就味噌豆腐汤,晚上煮咖喱饭。

咖喱饭是我为数不多的拿手料理之一。“拿手”就是很少失败。或者说这一类食物只要遵照一定范式烹调,几乎很难失败。

咖喱饭,严格说是咖喱盖浇饭,优点在于一劳永逸。一次煮一锅,存进冰箱,需要时挖一团,加热后浇在米饭上即可。白饭我通常只吃一小碗,菜饭可吃两碗,热腾腾的咖喱饭能吃一大盘。

煮咖喱,最初加水宜少不宜多,因为稠了还可以添水,太稀薄则无救,这和放盐是一个道理。咖喱令我着迷,我想也许某天我会激情难抑地用各种香料和神秘植物调配属于我的独门咖喱,但目前为求万无一失,选用超市买的“百梦多”咖喱块——价廉物美、简便易做得令人动容。

煮咖喱最美妙的时刻当属搅拌,缓慢、细腻地搅拌,看着咖喱黄渐趋饱和、肥润,嗅着浓烈热辣的咖喱香,微火煮着的咖喱汁咕嘟冒泡,活像森林女巫在烛火下熬制的魔汤……若适值窗外雨横风狂雪封冰冻,从这间小厨房飘出的香气恐怕会令荡子思妻、游子思归吧~

咖喱黄有种厚实的暖意,咖喱的香味能化腐朽为神奇。《感官回忆录》里说炎热的国家食物易腐败,因而香料不可或缺,是以咖喱发明于印度,而“如果发臭,就放点咖喱炖一炖”是印度菜的基本公式……

感官的愉悦往往直抵灵魂。炎国之民被凉风吹拂也会有得道般的欢乐,我在身寒肚空之时捧一碗黄澄澄的咖喱饭,就觉得幸福像春天一样爱抚着我了。

今日立冬,依旧俗当挂起“九九消寒图”。立冬之色,不妨用“咖喱黄”,一则向咖喱饭致敬,二则寓意严冬亦能如黄咖喱般馥郁丰饶!

18:50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8)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枕畔山音

近两月来,夜夜多梦。凡一睡下,脑中的夜场影院便热闹开张,从艺术短片放到剧情长片,从前传讲到外记,害我醒来时仍觉余音绕头嗡嗡作响。近来则又开始失眠,身体喊困,头脑却迟迟不肯安歇,昨晚亦然。

趴在枕上玩了会儿NDS,眼睛愈发酸胀。辗转无奈,索性插上耳塞听起音乐。大学失眠时常听摇滚,乃因胸中有暴力,须得以毒攻毒。如今的我惟愿岁月安稳天下太平,人生哲学也变成了“因流付行、遇坎即止”,少发泄、多化解。

闭目静止时,我脑中常浮现出几何图形或是抽象空间,基本可依此诊断精神状况。昨夜便线条杂沓、空间拥堵,喉头与胸口微感窒闷,像是塞着一团湿棉。及至耳边响起山居歲月的钢琴声,顿时平静不少,心中也渐渐疏朗,犹如把康定斯基的点线色块洗净,挂起了倪瓒的山水图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01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黄色的眼泪》:青春那點事


乍看上去,黄色的眼泪像是偶像版《三丁目的夕阳》,其实相同的只是时代背景与青黄暖调,《三丁目》是昭和年代的励志物语,《黄色的眼泪》则借用老照片般的背景,演一出追梦少年的悲欢戏。

一个混沌的夏天,一间四畳半的陋室,四个立志成为“××家”的男生每日与艺术相依共枕,落魄过、挥霍过、痛苦过、欢喜过,最后在夏天结束时作出了各自的选择。故事寻常却好看,关键在于其中有生活的实相。我想我一定是老了,“青春残酷物语”已令我麻木,在淡淡的抒情里反而能咂出绵长的滋味。犬童一心擅长的就是“淡淡的抒情”,不矫饰纯情也不铺张激情,画面谈不上精美,也就是生活的原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2:16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