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09月
--日(--)
28日(金)
19日(水)
17日(月)
14日(金)
11日(火)
08日(土)
03日(月)
08 | 2007/09 | 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静中浮想

木枯らし舞う寒風舞葉 by 東山魁夷

不知是受了凉还是因为对季候变化的过敏,总之我又开始咳嗽。咳起来就没完没了,昨日出门听音乐会,在公交车上被冷气一激,咳个不停,还好不是非典时期,否则恐怕当场被架走。当时忽想起著名的英谚"Love and a cough cannot be hidden",爱情,常常就和咳嗽一样令人面红胸痛哦。

夜里每到将眠未眠之际,便感喉中奇痒,接着猛咳一阵。dwhite被惊醒,总会伸手轻拍我后背,让我忽然觉得自己缩小成了一个病孩,被亲人爱护着,脆弱却安稳。昼间比较好过,只管安心阅读,专心致志时,视咳嗽如草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6:10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颱風天的節奏

昨晚一方面响应政府号召,一方面确实出于安全考虑,将窗外花架上的花盆移进屋內,拉好窗帘,玻璃窗开了两拳宽,既为防暴雨乱扑,也为欢迎台风进屋避雨。哪知一夜风平浪静,教人纳闷。就像是百事皆备只候客来,结果左等右等客不来,原本的心平气和也不免染上些疑虑与不安。

夜里读完《看云集》已夜半,窗外俱寂,我想大概是暴风雨前的沉默罢。夜渐深意识也愈发清醒,总觉得下一秒就能听见风起雨至,哗啦啦爽辣辣,让半空中的浮尘无力招架纷纷坠地……这样想着,更认为自己有必要见证台风入袭的历史性一刻,想着想着,渐昏昏睡去。半梦半醒间,似还听得狂风大作、暴雨如泼——看来我平日是太安闲了,所以对一点小事都如此过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23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秋初觀歌舞伎

早知九月大剧院有歌舞伎演出,与璘说起,一拍即合。此次公演是“中日文化体育交流年”活动之一,上旬在北京、杭州演出,中旬抵沪,下旬移师广州。

周六午前风雨欲来,午后渐转晴好,傍晚时风清月朗,微凉的空气里满是悠闲的初秋情调。

时间尚早,我也不急进场,在大厅买了份演出说明,便四下闲逛。中老年观众很多,一对站在安静角落交谈的老夫妇(疑似)见我抱着演出资料东张西望,妻子转头对丈夫说:“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也要看歌舞伎……”其实我来看歌舞伎,动机很单纯:因为喜爱日本文化,所以希望从各个方面接触日本文化的真实面貌。我想观众里恐怕不少是和我一样初次看歌舞伎,大抵都怀着好奇心想一窥究竟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45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8)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經過……博物館

题目自然是因那部台北故宫出品的《经过》而起。看《经过》纯粹因为桂纶镁。早前看《蓝色大门》时只知道陈柏霖,可惜他现在似有点后劲不足;而桂纶镁,尽管名字拗口,仍是记住了。人皆喜她清新、灵秀、知性,其实具备此类特质的女生很多,却未必都令人惦记,桂纶镁是有强磁场的学院派。

这样的女生若要入职场,我便希望是从事艺术、哲学,要么就在博物馆、图书馆,这些安静却有着空阔时间感的地方。桂纶镁在《经过》里饰演故宫博物院的馆员,名字里有一个“静”,寓意也如是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1:2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快樂的大脚

我喜欢赤脚,妈妈说是外公的遗传。外公不论寒暑,一进屋就脱袜子,我也是。夏天谁要穿袜子,冬天反正我永远手脚冰凉,袜子于我如浮云。小时候迷古装片,常翻箱倒柜找宽大的衣服,穿在身上当广袖长裙,在家里碎步走,感觉飘逸得像要飞起来。妈妈便谓我“赤脚仙女”。

以往暑假结束时,在拖鞋里无拘束放养的脚都会大一圈,穿皮鞋总觉得紧。妈妈说古代美女的脚是小金莲,你的脚是大荷叶,多丑呀——为人父母,怎么可以净损自己的儿女?

趿了三年的木屐坏了,在淘宝上新买一双,今天收到,惊觉其纤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09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1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童年植物記

近日因读陆文郁著《诗草木今释》,开始学习认识植物。一些是平日习见的,比如“苹”“蓬”;一些是知其名而不会辨识,比如“甘棠”(杜梨)“唐棣”(郁李),如今看图解字,好像一下子认了许多绿色的朋友。

我小时候倒是常与植物作伴。小时候住在船舶设计院宿舍,窗外是一片杂草丛生的野地,步行十分钟有一座卉木萋萋的土丘,加之设计院临江,野草离离的防波堤近在咫尺,得种种地利,我那些放学不回家的贪玩时光,暑假写完每日作业后的惬意时光,多半在草木丛间度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2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琉球的清歌

我喜欢一切意象洁净的事物。比如清瘦的少年,比如雨后的青空,比如冲绳,比如やなわらば的歌声。

初听やなわらば时,我正开始恋上冲绳民谣。冲绳是我梦想的地方,与所有热带岛屿一样,那里的海水据说蓝得令人目眩神迷。冲绳有其独特的风俗文化,也因此,无论明朗轻快还是深情绵邈,冲绳民谣都有着区别于日本本土音乐的异质风格,富于原生态的纯静。南风、海水、阳光、天空,明快奔放或悠远苍凉,人生种种皆可感兴入歌,在没有繁缛文华的世界,人们对生活有着最真切敏锐的感受,这即是决不装腔作势的民谣生命力之所在。

有一阵子反复听やなわらば那张颇具民族风的『青い宝』,整张专辑都是吟咏大海、夏天、南风……温柔的低音与明艳的高音珠联璧合,令人沉醉。两个明朗的女孩弹着自己喜欢的乐器,唱着喜欢的青空、青海、青风,此后やなわらば总令我联想起青色——被川端康成形容为“深沉和湿润……丰富多彩、千差万别、纤细微妙的”颜色,而冲绳的青,应该更为明净清澄罢。

鉴于やなわらば(yanawaraba)在中国基本没有名气,在此简单介绍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42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