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08月
--日(--)
29日(水)
23日(木)
20日(月)
12日(日)
10日(金)
08日(水)
08日(水)
02日(木)
07 | 2007/08 | 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灵感走失的日子

不久前有人问我身为宅女会不会感到与世隔绝,因为此前我说:上班对于很多人来讲,不单是谋生的手段,还是与社会接触的渠道。然而我是个少数派。接触社会的方式有多种,其中令我腻烦的,就是每日必须在固定时间出现在固定的闭塞空间,装做很有干劲的样子做简单重复劳动。我不喜欢在朝八晚五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与一干呆滞的脸孔面面相觑,不喜欢被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还要出售责任心。

我总是说我的人生理想之一就是游手好闲地过日子。晃着膀子心无挂碍地四处游荡,以大自然为故乡,以四季风物为衬景,小烦恼小情绪都是座上宾。像我这样懒散的人,大抵是富贵不起来的,也从不为不富不贵而怨尤,有钱买一些需要的东西就觉满足。兔子打算去香港采购婚礼首饰,问我要不要带珠宝,我说免了。dwhite去香港时也会装模作样画蛇添足地问我要不要带水晶钻石之类,我每次都认真回答说不要,还不如用那些钱买书和唱片。然后他就夸张地感叹“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世间罕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6:34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留下我美梦

夜里看完高迪展回来已近九点,睡觉尚早而懒得做事,便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对看电视本无多少兴趣,和别人一起我都是任人调台随调随看。此时一手操纵遥控器肆意换台,也颇有几分“残酷一叮”的快感。

虽然不常看电视,但凡调到某电视剧或电影,我瞟五秒钟多半能说出剧名(太冷僻的作品除外),dwhite因此十分敬佩我。最近一次是他调到某个台,正好蹦出一句台词,我眼也不瞟地说“是新一帘幽梦吧。”他不信,耐心等到画面右下角打出片名,大为震慑。这晚我调到东方电影频道,在放一部老武侠片,他紧问:大仙,这是什么片?

彼时片中只有“武当派”一条线索,演员也非熟脸,实在不知道是什么电影。耐心看下去,竟被吸引。在一旁上网的dwhite得了把柄,讥我道:你总鄙视我爱看央视革命剧,其实你的品位才低嘞,这么傻的片子看那么大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41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蜗居杂笔

之一

梦见某人,醒后兀自思量。恰巧对方亦思我,传来简讯,读之不胜忻悦。继与之闲聊,情思暗藏,然渐觉言不投机意兴阑珊,复不胜自哀。

抑或仍向梦中寻思方好。听一阙隔夜的弦歌,诉一场隐秘的欢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51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闲闲清话

·髪·

我这一头天生栗色的青丝没少令我烦恼。原因在于它是这样一种自然卷:额头发际处像是有个旋儿,刘海半长时常如飞檐般翘起;长发又常常呈大波浪形。离子烫算是科技对所有为自然卷困扰之人的弥补吧?但凡事欲速不达、过犹不及,人为反抗自然往往会遭致惩罚。拉直过一次,新头发长出后便会因为容易毛躁而不得不拉直第二次、第三次……所以听夏那一头天生绸似的直发着实令我神往。(今年二月见面时她夸我头发剪得好,我为此小小得意了一番

年初时头发被削得太薄太短,我于是有了充分的余裕任其生长。辞职后与前同事见面,通常第一句被说“唔,果然气色好多了”,第二句是“你没剪过头发吧?好像长了。”彼时我不禁在心里唱起王菲那句“当时如果没有告别,你头发已经有多长……”。反正我是宅女一名,就像自束于高阁的书,非必要时都自安于室,既不需要经常改头换面,也根本懒得跑理发店。所以头发也随心所欲地越来越长而密,刘海由弯月形变成侧分,常常遮住眼睛(如下图)。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26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风起迟夏

李易安的句子“甚一霎儿晴,一霎儿雨,一霎儿风”,堪作近日天气的注脚。窗边闻风轻啸,爽爽落落似已有秋天的味道。

晨起少坐,室内仍旋绕着散不去的热。点开foobar放《来自vc的礼物》。这个夏天已听了很久的果味vc,尤以这张最能解暑,像加了薄荷的水果冰。一首首微醺的诗篇,带着七分少年的清香,三分酒后的轻狂,驱净屋内沌重的空气。

常常一首歌听过很久以后才找歌词来看,于是会发现误听多处。比如《优雅》的那句“最完美的言语,也无法比喻,比喻你的美丽”,我总听成“无法抵御”。其实误听有时也很美妙,那是从我心底浮起的声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1:34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立秋琐言

转眼便立秋。虽然对身体而言,上海的夏天远未结束,但古老的节气仍能给人以潜在的影响。近日的天空都很高很美,云亦洋洋洒洒好看到不行。早上起床后,我便捧一杯清水看天,好一个斜角45度的纯洁

夏天总是作为一个意象让我着迷。在苍凉的冬天我渴望被酷热亲吻皮肤。乖张的春天让我幻想泼辣的盛夏。坐在秋天明亮的尾巴上我又想念,那从未令我真正快活的夏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36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1) | edit | page top↑

《恶女花魁》:没有烟总有花


改编自安野梦洋子的人气漫画,召集一干潮人,蜷川实花的《花魁》从一开始就是话题之作。单是“蜷川实花+椎名林檎”的组合,就够吸引耳目。

刚看到繁花似锦的片头,我心里就忍不住喊道“カッコイ~”。瞧那场景和造型,实在堪称酷、帅、屌……明艳饱和的华丽影像,超sharp的色彩让人眼睛都要胀痛了。每一个镜头都像一帧摄影作品,配上椎名林檎辛辣的音乐,真是好一场令人错乱的迷梦!

蜷川实花自陈,如果没有椎名林檎的音乐,《花魁》只是部普通之作。也许是自谦,但对她而言,这部电影确像一部流动的写真集。在蜷川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她的写真作品,电影与摄影的风格如出一辙,并未跳出她自身的天地。至于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重要道具:金鱼与花,原也是她本人钟爱的主题。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6:09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一个浅灰色的下午

我说起
昨晚我做的梦
用迟疑的语气
试图擦去
记忆经络上的尘垢

你轻轻微笑
不是因为我
我的话语
只是你的音乐
令你想起别的东西

窗外的雨
让思绪变得琐碎
一个浅灰色的下午
我谈论我的梦
你倾听内心的想象

一阵淡薄的悲哀飘过
吞没了我的声音
我停下来,看着你
你瞥向不确定的地方
想起与我无关的事

惟有时间窃笑着
偷走了我的梦
又将你心中的窗
慢慢地合上。

16:3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