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02月
--日(--)
11日(日)
02日(金)
01 | 2007/02 | 0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回歸

终于回家了。置身春运大潮中,方感己身之虚渺。种种诉诸于身体的感觉却又生猛实在得紧。我咬牙拖着五件沉重的行李反复上下楼梯,几乎将体力用罄。

我常会在车抵鄂州时醒来,想着快到武汉了便很开心。天光尚未明得透彻,窗外的景致多年来都没什么大改。铁轨沿着农田、村舍,渐渐进入城郊、市区,灰扑扑的房屋、道路有着温柔和气的表情。回忆里的阳光是蛋黄色,滑动在柔软的风里——美好的事物,可以用皮肤想象。

身旁一对武汉小情侣望着窗外,眼睛放着光,不无快活地轻呼:“终于到家了!”到家了,于是可以卸下行装好好照顾和喂养身心,对于羁旅倦客而言,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每到年底总有人问我说,为什么年年都要回去?他们认为什么地方都是既来之则安之,不必要年年奔波往返。可我总是执着地临近年底便张罗回家事宜,不为自己,单是惦念着父母盼儿归,也觉得回来安抚他们的心是很重要的事。

我喜欢贴近家所在的位置,感到心安。小时候抄过一句话:人们作着种种努力,只是为了返乡。当时只觉有种辽阔深远意,淡而切切。此中的真意,却要在经历别离与动荡后始知。

对人对事,常常是在离开以后才会有更明白透彻的了解。从我离开之日起,这里便成为一座回忆之城,草木、街道、季候、建筑……随处所见,都令我思及往事——那些在我生命之初,大笔涂抹下的斑驳底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ags: 武汉
13:57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回甘


身心的低气压流连多时,一朝散去,坏情绪不治而愈。

返家途中,照常遇见各色乞儿,垂着头,并不丧气,向行人兜售他们并不悲戚的悲凄。我素鄙他们掏不出真伤悲,憎他们于馈赠之士无真感激。

——悒郁者亦知,人生总有心思透亮的时刻。眼角有光,脸颊有热,让人对什么事都愿意倾心相爱。感谢命运曾慷慨赠与的许多,感激尚未使我罹受的种种种种……



我钟爱淡彩般的晴冬
兀立的空枝是他的风骨
微腴的白月斜倚着天线
状如一枚明亮的音符

寒冷的夜晚风亦寡欢着
街道仿佛修剪后的清寂
女孩手中柑橘的清香
拯救了满车窒闷的空气

足尖是一对低飞的蝴蝶
沿途留下数不尽的轻吻
春天从眉头苏醒过来
在我心上捺出一道绿痕
19:00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