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01月
--日(--)
22日(月)
14日(日)
12日(金)
10日(水)
09日(火)
08日(月)
07日(日)
07日(日)
12 | 2007/01 | 0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沈默·沈沒

在不更新blog的日子里,我在想些什么呢?每天照旧遇见各样的人与事,有着小小的愉悦与琐碎的烦恼,只是都不足以成文。

也有勤奋的时候,有许多话想说,有很多的志气,很多的心得。尝到了书写的甜头,以为日子都可以这样一篇篇一页页地保存起来。可是这样的状态往往坚持不了多久,现实种种不得不应对的事情让人身心疲惫、情绪起伏,来不及细想的问题便搁置,思维的轨迹是分散、细小的线段。有时候头绪太多,也就是没头绪,理不出个所以然,只得作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0:31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黃山紀行之邊走邊看

下午开始的淅沥小雨,浇不灭人们上路的热情。黄山有四绝,然而看云海要拣日子,温泉又因缺少民俗文化背景而不够吸引,只有奇峰、怪石、古松最忠实纯朴。这一次我来看峰,它们藏起来不肯见人,但我知道它们就在那儿。倘以禅解,则曰山在我心中,看不到的只是色相,事实上,它一直都在那里。


一个忧郁的人,背山望远,化成了石。


沿山路走,常见一朵朵的黄色干草。金黄的颜色很好看,像在山石间奔流的浪。想起那只让人记挂的狐狸对小王子说的: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一旦你驯养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甚至会喜欢风吹麦浪的声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0:39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黃山紀行之霧中風景

时间的白雾似乎要将黄山的丰姿再次隐淡。好在“看图说话”的本事是从小锻炼起来的。看见照片,回忆又浮上来了。

带着对一场细雪的思慕抵达屯溪。小城里尚有薄薄的阳光,到了黄山脚下,却是白雾茫茫皆不见,山在虚无缥缈间。

这样的天气里,山如阿拉伯女子。

不过我既特意前来,则这里的一切,山色也好、相逢不相识的游客也好,都是与我有缘,与我亲近的了。对旅人而言,能够享用四时的分别与变化,感谢所看所听到的一切,是很重要的,它们都是自然给予我们的随机礼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tags: 黄山
22:35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MeMo

接到一通电话:
——“我前面去了阿麦书房。你要的朱天文没有。陈升的那个风中的——费洛蒙有过,现在没有了。日版书不卖。萧丽红的《桂花巷》?也没有。彭浩翔的没看到。陈绮贞的书也没有……”
——“唔……”(真是一无所获的上午啊)
——“不过有看到陈绮贞&可乐王的‘快乐的夏天’……”
——(那也很不错哦,按捺住骚动的喜悦)“然后呢?”
——“蛮可爱嘞,充气的好大一包。然后,我就走啦……”
这样……啊。
tags: 陈绮贞
11:32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發騷

今日又遇前辈来催要社庆诗稿,我照旧拿不出来。一推再推,倒也过了月余,催的一方仍是作“随便写写”劝,被催的一方仍是假虚心、真心虚。人有时候就是别扭的。索性断了念,咬定写不出一字半句,也罢;偏偏心痒难揉不自弃,口上婉拒,暗地里半推半就地还是指望哪天扶头酒醒险韵诗成,偶得妙句,一句也好,能够独出机杼、标新立异。人若能够不痴妄就真的好了。唐的诗,宋的词,总是引人心折又教人心碎,自知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气象,再也脱不出那些窠臼。后代步人前尘,擅用典、化句,在工艺上是无可挑剔了,而意味总是淡,情调要么伧俗要么怀旧。昂扬者宛如口号,曲径呢也通不了幽……哎!我又在说丧气话了。

下午又阅了一遍他人的诗作,有岁暮惜流光而自叹身世的,有正当英年击楫中流的,也有圆融周全面面俱到的。我来写罢,愁是不必强赋了,志气总是时起时灭,而热辣澎湃的颂歌自来非我所能吟咏。不知怎么,总念起薛道衡的句子,稍稍改动写下,想是可以不必再念起了:

入社才三载,离家已七年。人闲落日后,思飞在窗前。

正式社庆的那一天很冷,我后来写下:

“最后一场宴饮结束。

吃圆了胃,沾了满身烟火气,步出大门,呛了一口冷风,金色饭厅里沸腾的喜庆气焰旋然熄灭了。”

——真好像白先勇那一出《游园惊梦》呢。

tags: 古诗
21:2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星期一天气晴

星期一的早晨日色正新
路口晒着一汪漆亮的血泊
挂念时间的人们形色匆匆
无暇细顾他人的灾祸

我的目光为之吸引
注目之后垂目微忖
想想 无常总是最寻常
实在也没什么好想

所有“偶然”的齿轮碰巧对上
是意外还是必然
一生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
全世界平均以秒计算

若能模仿电影剪辑
画面自如前进后退
只见车扶起,人直立
跨上车,朝后行
男子站在家门口
在这晴朗的星期一
他看着系鞋带的孩子说:
又是一个好天气。

20:05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黄山紀行之求行若渴

今年出游的机会不知怎么少了很多,心灵为了安抚躁动的肉体,费了不少力气。终于还是想将帕斯卡尔所说的快乐(安居于室)暂时搁置,去一个陌生的场所换气。

由渴望离开,到云游四方,再到厌倦云游渴望回归,是轮回也是人之常情。此时的我,正紧紧抱着第一阶段的渴望。

哪儿都想去,只要在这座城市以外。几番周折,最后锁定黄山

从小到大有过很多契机去黄山,结果都缘悭一面。我素以智者乐水自居,石不免枯淡,土毕竟干涩,山,不在我所好之列。然而如水般的流动之物,仍不免向往为某物所系,以使心有所固,不必终日流徙。我忽然想见黄山,慕其秀美奇丽,希冀山川高阔,可慰我日渐湿黯之心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0:37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女人的史詩

看了两部电影,哭了两场。我本为泪腺发达之人,禁不起镜头下痴怨的凝视,也总在不动声色的伤心里濒临崩溃。对着别人的故事入戏太深,泪水扑簌簌往下掉,总显出三分呆气。在私底下这还可以当作多愁善感的秘技,在公众场合却不免暴露出好大一片软弱,且无从辩解。

看见悲戚的面容而无法无动于衷,其实更多的是生理反应而非心理。我感觉到他人的悲伤,并迅速作出的反应,诸如心头揪紧、热泪盈眶等,纯属官能性。事实通常是一旦眼泪被释放,悲伤的效力也随即减淡。正如在痛苦时喊叫,一方面也微微舒解了疼痛。

真正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试一下,如果你能够将疼痛的缘由完整地表达出来,则表明这只是具有刺激性的事件,有始有终,有条理有顺序,然而痛苦常常是凌乱的、突袭的、不知所终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54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