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 11月
--日(--)
25日(土)
23日(木)
07日(火)
10 | 2006/11 | 1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懒人料理

睡晚一点,马虎一点,是没落者的生命情调。

休息日里我莫不如是——睡到中午才醒来,胡乱吃点东西,不出门,偶尔开门是为了堆放整理房间后积聚的废弃物。

我很少去菜场,因而不知菜价,却很会向别人推介某某菜式。善于从某甲处听取,再向某乙口授。我并非纸上谈兵的阔太太,只是懒而已。

是懒也是不讲究。祖上似无达官显贵,故到我这一代毫无贵族的积习,一日三餐严阵以待这种事,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除了有时会很渴望某种食物,通常并不执着于烹饪各种美味佳肴。

味蕾比手脚发达的人,多是被厨师养刁的。当然也由于现代社会人日理万机,所以“懒人料理”、“X分钟做出XX料理”之类的速成教材才会大行其道。

同事里有一位北方男孩,对面食怀着至亲般难以割舍的爱恋,自己做饭常常是煮一碗面,别人看来是草草果腹,在他却是百吃不厌。我则是三日不进米饭便食不甘味、口舌无依。今天是第三天,想念米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27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喜宴

表妹与同事闪电结婚,婚讯与地下恋情同时曝光于同事同学之前。亲戚间却没有密不透风的墙,纵然她与我极少联络,我也早早知晓此事,不以为意。

永安百货的“鲜墙房”在九江路上开了一扇幽暗的门,着长衫的接待男态度亦不冷不热,这暗昧偏狭的前台便有种落落穆穆的味道。出得电梯,一头撞见在电梯口迎宾的二舅,一身深色西装革履,一丝不苟,显得人愈发颀长消瘦。他温吞的声音一贯的缺乏情绪起伏,然而在灯光昏暗、屋顶高迥的大堂里,突然让我觉得亲切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1:29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秋暮书怀

傍晚的凉风,吹的我几欲弃世登仙,茫茫的志气,都在风里散作了烟尘。

岁末惜流光。这一年中,遭遇的种种事,几乎是迫着自己重新审度心意与过往人生。曾经投入太多精力在无谓的事上,书也懒读,成日溺于浑浊的琐事里,自我束缚,无所用心。事过之后,方知种种颠倒梦想,只是浮云一样,偶然蒙蔽了自己的心。今年立志,又开始一本接一本的读书,愈读,愈乐在其中,一点一点累积对人对情,对周遭世界的疼爱。有读书人说,读书是为了与好的东西相遇。在一次次相遇相交之后,自己也渐渐变得饱满通透、心眼清明。连岳说,在智力上的沉醉感,任何白痴的年代都无法剥夺。此言不虚。

夜静如潭,夜凉如水。指端键走如飞,又需不时探手揉肩,按压处筋酸骨麻,却也别有一番快感。

很久不开msn,我的名字在友人的list上,如一道荒废的符。我的list上也有些人,始终不见上线,或许早已换作别的地址,我仍留它们在那里,像在等延误日久无法寄达的信,一直在等,而我在遵守着未曾道破的誓言,拒绝遗忘与遗弃。

我曾注册了无数邮箱,大浪淘沙,如今最常用的只剩下四个,级数与功能又各不相同。见到友人来信,心中每每有所惊动,愈郑重其事,愈怕怠慢了来信,加之日常琐事益多,常常拖延到对方不得不用别的方式来催问回信——知我者谓我意重情怯,不知我者谓我意淡情薄。要知道但凡用心书写,都像是将一段时光里的自己托付出去一样。我如何能够仅以一份草草的回执,报答他人记挂的心肠呢。

从大学开始,收到她的信时,总是如获至宝,小心地剪开封口,抚平信纸,宛如一个温柔男子宝爱心上人,不忍有一分唐突。

现在的你在想着什么,是否也与我一样?

纵使我们如此相似,面对面的时候,却常常是隔着旁人,谈着不相干的事。如今各在天一隅,我则寄望于彼此心意相通,彼此明白,知世上有此一女令我思存,便已是人生之幸。

22:08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