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 10月
--日(--)
18日(水)
12日(木)
06日(金)
09 | 2006/10 |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康永闲聊录

看过《傀儡人生》,我希望有一个通道,让我成为十五分钟的蔡康永。


怀着一定要见到真人的心意,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在17号的夜里抵达“蔡康永的流浪记”讲座现场。

康永哥哥在校园里“流浪”的时候,会场外攒动的人头正在仰盼他的踪影。我捏着票从人堆里挤进去,哗!享受了一下身为蔡康永被簇拥的感觉。

名为流浪记,演讲的内容却与流浪无关,与UCLA无关,也不提供合影签售等优待,仅仅,是轻松随意地闲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22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病中记


近日来颈椎病变本加厉地折磨我。一落座就觉得整条背脊发酸,静止不动时大椎穴两侧仿佛有冰蚕在皮肤下面蠕动,酥麻而寒。小小年纪,说给长辈听他们都不信,好像我是歇斯底里症患,要靠莫须有的痛苦来换得别人的慰解与关注。

自问向来是坐姿端正的乖小孩,何止于落拓至今,僵卧空房,任凭八九点钟的阳光倒灌入窗,在我身上横流。好像是嘲弄我的疏于锻炼。

睡思昏沉,继而悠悠醒转,再睡再醒。身体不动,魂思却信步游骋。睁着眼的人生似乎不够份,还需在闭上眼的时间里过上另一重生活。

《千江有水千江月》里,贞观的祖母说:“灵魂会认得路,人入睡以后,它会选个自己爱的地方,溜溜飞去,不到要醒时,它也是不回来。”这样的一番话,真教一切梦中的有情都有了着落。或许那些陌生的人,陌生的地点,其实是我们灵魂的深远记忆。让我们在重逢之日,只觉着莫名难言的熟悉与亲切。好比我总是反复梦见河流湖海,便觉得自己的前世今生与水有着很深的缘分……

水能载舟也能煮粥,对于我这样嗜粥的人而言,即使在亚健康的日子里,粥也是一种好食物,简便易做又能喂饱生命。以前看《浪漫满屋》,看到Rain为生病的宋惠乔煮粥,心想若是我,早就心生好感了,费的着不依不饶地吵上二十集么。

所以说韩剧,常常就是不解风情的角色急死太解风情的观众。

昨天端着稿子怎么也读不进去、坐立难安时,只想休息,只想虚度时光。然而今天一得闲,又禁不住起身找事做。

自由是什么?当你像溺水者渴望空气般渴望自由时,方知自由为何物。可是一旦拥有,又往往是空耗过去,须得再用计划表约束自己,让自由的时间变得饱满,然后知它来过,而完全的“自由”终不可得。

13:43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游戏作·中秋俳句

街角西风,抖落满袖的黄叶,月白渐侵衣。

天心圆月,邻人的宴饮,低头信步寻思去。
23:23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