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 07月
--日(--)
20日(木)
15日(土)
02日(日)
06 | 2006/07 | 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世间儿女

中午吃饭时,对面坐下一男一女。女人四十多岁,男孩大约十五六岁光景,猜测应是一对母子。母亲生着乡人的面孔,皮肤粗,抿着薄薄的嘴唇,神情郁郁。儿子五官还算清秀,微微弓着扁瘦的背,一直低着头,两只前臂搭在桌沿上,十指相触,看起来也不怎么高兴。

女人见我们吃的有味,许是饿了,忽然发现不见了底票,着了慌,开始埋怨儿子;男孩低着眼簇着眉,瓮声瓮气地与她争辩,拗不过,只好起身去找服务员,然后阴着脸坐回来,不悦之色更浓了一层。

女人许是被男孩顶撞的态度堵的心头躁郁,手上动作过大,绊倒了我女友的碗,幸好是空的。男孩皱着眉,数落她如何如何不小心,女人愤愤不平又不便发作,低着音量——情绪仍震荡着我对面的空气,反抗着说:别人也没说我什么,你倒这么大脾气!隔了一会儿又重复一次。男孩声音很低,用家乡话瓮声瓮气地继续与她说着什么,音节短促,带着火药味。女人没有更多的话可说,只是重复着那一句。委屈而无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4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迷夏

笑容早已枯萎
幻觉依旧敏锐
倚着墙的女人
是灰白的浮雕

七月焚风
吹起眉间的涟漪
从回忆中醒来
仍为你怔忡惊

手心里你的名字
冷却了我的指尖
欲望是你的脸
绘在月亮背面
21:4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My girl

那一天与今天一样炎热。我熬夜写中文系的论文,你在邻屋熟睡。那时候我们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我们就睡在一起。你总有许多固执的习惯,比如十点半以前睡觉,冬天不用取暖设备,夏天不睡席子……好在那个六楼的炎夏随着暑假的来临便结束了,秋天来的时候我们已搬回各自的校内公寓。

我的论文写到清晨六点,灯光由暗中旺盛的明亮,转向晨光中无力的黯淡,仿佛天角的月,被太阳扫去了光泽,徒留一张苍灰的脸,像彻夜不眠的我的颜色。之后我爬上室友的空床睡觉,老老的木板床,抽去了上面的棉花絮,只有一层席,怎样展转,都觉得自己像脆弱的豌豆公主,皮肤被硬木硌得生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11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