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 03月
--日(--)
30日(木)
29日(水)
07日(火)
05日(日)
02 | 2006/03 | 04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只是当时已辜负

dawn.jpg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春日迟迟,杨柳风轻,令人不觉心生游意。六朝古诗里最缠绵悠远者,在我还是要数《西洲曲》,所有与江南有关的梦与怨与念与愁,仿佛都化身其中了。

宛转轻柔,读来又不觉感到孤独起来。一片芳心千万绪,在春日的秋千上,停停荡荡,倚着微风,飘散到很远很远了。

“当时年少春衫薄”,情万种,日犹长,然而纵使单衫红艳,鬓色如鸦,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追忆当日,还不是空空如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02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三月丧乱

江南的春天最是乖张。朝行出门尚有如金的阳光直逼人眼,午后却怪风陡起,热春光一阵冰凉。

我成日地只是睡不醒,睡的时候做梦,醒的时候也是浑浑茫茫,像被残梦牵连的人偶。

这期间,世上如常地发生了许多事,我身边的场所莫不如是,每日经过的车站旁,民国年间的旧式民房已碎为砾土,既便我所住的楼房,有一天傍晚回来,发现竟已被粉刷得鲜丽如新——这一切,好像机械一刻不停地运转,时间一息不乱地流驰,惟有我,在这早春的醉生梦死里静养入定,隔世孑立,却又无心休业以图精进。

在这昏盲的日子里,事事尽如青天流云,浮泛而淡漠。适合看同样平淡的《虫师》,或者听我钟爱的やなわらば的「青い宝」。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0:35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如梦令

bird.jpg

心中自觉亲近的人之间,原是不必言谢的。一说那两个字,虽尽到礼数,毕竟是生分,好像迫不及待感恩还情一般。

我得了他的好,也便只当最正常不过的事。或许在他那里,只觉我冷漠不近人情罢,又如何能知此中深意。

我总是这样,过着电影、文学一样的生活,自己任性妄为不算,还祈念别人能懂得能体会。我便是常常如此疯疯魔魔,痴痴颠颠。怎奈向、侬情尽日逐流水,雨打梨花深闭门。

你如何能知,我亦在上班,在坐班,在下班,吃饭饮水,热衷世俗欢娱,然而脑子里总牵牵连连着不相干之事物。任凭宴饮笙歌、悲悼笑闹,我自如一半魂魄置身事外。

大学毕业会餐时,哪怕素日不沾春花秋月之人也不免把酒怅然,白晃晃的灯光下,混着泪的咸、酒的辛,往日种种,一时都无想,只有一种悲壮的氛围,裹紧彼此。不论男女,尽不觉泪下。究竟是悼我们的青春往事,还是感来日之茫茫不知所以终?或许只是百感交集,一时积聚,如烟花腾然释放。在聚会的场合,放肆张扬、直来直去都无人管的。

而我,在那时那地,竟只是平静。有人要离开,我只知他终要离开;有人缅怀旧事,我只知回忆之无理,此时方只是个开始……那时总有一种外力,迫着我想与写,试图努力靠近那末世狂欢的火光,拭他人的泪,抹在我眼眶;要么,只是开心,只是欢喜,超脱离情别绪,高咏来日新的生活。我却概写不来。我以淡薄之心,书写淡薄之语,那种四处搜刮来的薄粥一般的感怀,竟不如拍毕业照时,二十来人扬着笑脸,一齐向天空抛掷学士帽,蓝衫的阔袖滑至肘部,露出人人光润的手臂,在六月阳光下耀着——清风白日,我们的青春明明正好啊!那一刻心中的动荡与欢喜,反而历久弥新。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书稿与书稿之间,甚至一部书稿的字里行间,我常常应了另一半魂魄的召唤,兀自出窍,听梦中的说书去了。蓦地一声惊堂木,咿咿呀呀字正腔圆,话说高楼之外,桃红似海。我扶着头,正如门外垂柳,一低复一昂。误入江南烟水路,我自摇橹,去也,去也……

18:30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春日的上午

三月天,睡觉天。管他风和日丽还是烟雨绵绵,拥一层薄被恬然发梦,怎样都应景。可我偏偏要早起做事——或许是被相中了我的青春孔武(?),被拉壮丁学雷锋,据说是图书义卖。以义卖为名,却规定8折出售。以我所见,雷锋是不会靠打折售书造福于民的罢,他当会将书馈赠给有需要的人……情义抵千金,而我们的“义卖”,该称“利卖”才对吧。

这样想着,先从意愿这里产生了抗拒。而最令我不满的是必须早起。我大概是被夜游灵附体,晚上不晓得休息,早上却以睡懒觉为一天开始的头等大事。床头有相隔20分钟发声的两只闹钟,我常常在第一只钟响时怀着“还有20分钟”的幸福感,在第二只钟响后还不懈地以分钟为单位挣一点懒觉。所以,除了正经事及旅游以外的被迫早起,统统被我视为一种刑。今天早上,我一边对枕头说“再睡五分钟吧”,一边竟开始做梦,梦见窗外淫雨霏霏,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说“下雨了,别来了”,半梦半醒间,既对梦的内容坚信不疑,又似乎知晓底细一般,感激这个梦如此努力地安抚我的睡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6:5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