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 11月
--日(--)
27日(日)
18日(金)
17日(木)
12日(土)
07日(月)
01日(火)
10 | 2005/11 | 1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人狸恋物语

20051127221035.jpg

假如你反感章子怡,拒斥日本文化,不爱看舞台剧,很在意剧情——那么这部电影对你而言,可能只剩下“华丽感”。

假如你在开头安土桃山与魔线婆婆歌咏对话时感到不知所云,在雨千代(小田切让)邂逅狸姬(章子怡)时感到一头雾水兴味索然,乃至看到狸子音乐会时只觉得愚蠢和无聊——那么我劝你放弃它吧,它不适合你。这就像为什么同一部《云上的日子》,有人被touch,我却昏昏欲睡一样。

有趣的是,我从第一幕起就饶有兴味一直保持到结束。影片浓丽的布景衣装、糅合东西元素的无厘头歌舞、俳优们的生动表演都深深的娱乐了我,整个观影过程是非常非常愉快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3:13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永不凋零的花

上一期的读书报刊登了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以天价版税购得郑渊洁“皮皮鲁”丛书的消息。虽然只是短短一则,亦足以勾引起我对童年阅读经验的回忆。

大约是小学时,经好友的介绍开始看《童话大王》。哪知一看之后便不可收拾,恨不能收齐未及订阅的过刊。舒克贝塔是多么富有生趣,魔方大厦、外星苹果是多么奇幻,而郑渊洁的教育理论所给予未成年人足够的纵容与尊重,简直令我辈呼为大神级偶像。那时只要在杂志上看到邮购讯息、活动简报等就会千方百计参加,以收藏周边为乐。想来郑大叔(以下简称“大叔”)也是我花痴史上一个重要而遥远的男人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0:3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1) | edit | page top↑

做作业咯!

20051116224533.jpg
嗯,虽然这个游戏已不新鲜,可是老婆,既然你点我的名,我总要妇唱夫随地说几句的。
【游戏规则:被点名在自己blog上写下答案,并出一个题目,然后把题目丢给另外五个人,并且到这些人的留言版上留下:"你被点名了。"这五个人在自己的blog注明是从哪一个blogger那里传来的题目,然后写下答案,并另写一个问题,再去贴另外五个人。】

提问1:2005年,你的野心是什么!
『出题人:狐狸』
年初的理想能够全部实现!

提问2:为以下物品撰写一句话。此物品为二锅头。
『出题人:葵』
想起了爸爸。

提问3:叙述你或者你想象中的最囧的一次恋爱经历 限原创;字数250字以上
『出题人:栗子』
谁告诉我这是什么字啊?→囧

提问4:一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变成蛤蟆似的只会跳,只会呱呱叫,你怎么办
『出题人:鬼丸』
发笑。

提问5:如果发现自己最近衰到极点,你会怎么办?
『出题人:星星』
开心,因为不会更衰了。

提问6:请形容一下你理想(妄想)中的结婚场景吧。。包括结婚对象。。
『出题人:泡泡璐』
第一印象中的婚礼,是满眼的中国红,锣鼓笙箫,觥筹交错,大喜之中透着一种微薄的悲伤。至于我自己,尽量简单而隆重罢。

提问7:如果你可以变成动漫/卡通里的角色,你想变成谁,说出原因。
『出题人:猫猫HISA』
六太(《十二国记》)。有华丽的头发,自由自在的。

提问8:初吻的地点,时间,对象。哈哈哈哈。。如果还没有,那希望跟谁?
『出题人:叉』
床上,9岁,妹妹……

提问9:最想到什麽地方定居。和谁一起去。以及原因。很简单的问题吧。
『出题人:熊子』
为什么要定居?与爱人。

提问10:觉得人生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
『出题人:lulu 』
快乐。

提问11:你一觉醒来,发现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说话,你会怎么办?
『出题人:樱桃猫猫 』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提问12:如果可以从机器猫(也奏是哆啦A梦)那里得到一样宝贝,你想得到什么?
『出题人:小文』
时光机。

提问13:如果重新让你选择一次已经过完的这段人生,你会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换句话说,你对自己什么阶段最后悔,想重新来过?
『出题人:野孩子』
高中。

提问14:你最后一次ml是什么时候?跟谁?
『出题人:阿米』
无法预见。

提问15:你认为孙悟空和猫警长哪个更性感点?
『出题人:假民工』
无条件支持孙悟空。

提问16:无事人的时候做什么最好?
『出题人:新空』
无事的时候做什么都好。

提问17:你最不希望被问到什么问题?
『出题人:23theva』
需要重复回答的问题

提问18: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
『出题人:pampas Grass』
暂无。

提问19:大家这么熟了,你最想对我(上一个传题人)说的一句话?
『出题人:青菜 』
信……

提问20:你最喜欢王菲哪一首歌?为什么?
『出题人:Azure 』
她唱的都好。

提问21:还相信,一生一世的忠诚吗?
『出题人:洁子猪』
是的。

提问22:对你心爱的人,你会选择百分百的坦白,还是保留一些善意的谎言?
『出题人:雪狼』
看对象

提问23:你觉得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出题人:Andromeda』
责任感。

提问24:喜欢听歌剧么?
『出题人:Vincent』
还不错。

提问25:你会用多长时间来宽恕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呢?
『出题人:Oarcananoe』
看情况。

提问26:什么时候觉得最无奈?
『出题人:人行天下』
无能的时候。

提问27:今年最希望实现的一件事是什么,打算怎么样去实现呢?
『出题人:Loneies』
换工作。找新的工作。

提问28:真的有上帝存在乜?
『出题人:川0』
不知道

提问29:被钱砸到是什么感觉?
『出题人:PP』
没被砸到过

提问30:请用四个字来概括一下你自己
『出题人:Spike』
难以概括。

提问31:九大行星最爱哪个?
地球

提问32:最爱的咖啡?
爱尔兰咖啡。

提问33:喜欢MSN的Space伐??多久用一次??
没用过。

提问34:2006年最想收到什么礼物?
『出题人:小蚊飞过』
意外的欢喜

提问35:你什么时候结婚呢?
『出题人:鲁西西』
想结就结。

提问36:你为成长妥协了多少?
『出题人:用用』
无论选择怎样的成长线路,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改变的,所以无所谓妥协。

提问37:你会请我吃大餐吗?如果不就送我礼物!
『出题人:小妖』
好的。

提问38:说说我的优点吧?
『出题人:范局』
聪敏能干,且富有女性的优秀品质。

提问39:你养猫吗?你觉得松鼠是只怎样的猫?
『出题人:starg』
养过。

提问40: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寄中文出版的小说,哪本?
『出题人:贼』
看到绝版好书的时候。另外,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帮我寄书啊……

提问41:你管自己的爱人叫啥米爱称?或者如果暂时没有爱人,你准备叫他啥米爱称?
『出题人:内内』
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提问42:你会对喜欢的人怎么表白?
因人而异。

提问43: 被我点到有什么感觉?:P
『出题人:coeur』
跃跃欲试。

提问44:放手这件事情是不是很难?
出题人:野猫
因人而异。

提问45:你觉得爱情的保质期有多久?
出题人:sophiegb
因人而异。

提问46:你最怕失去什么?
出题人:bodhicat

继续点名:
Tifanie
afterthree
vero
00:18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表面的和平

20051112221400.jpg

Blog的荒疏已有些时日了。这段时间里,我虽时常有说话的欲望,却毫无书写的能力。我感到自己一点一点地将要溶化在这白水一样的日子里了。间或,还是会被一句文字、一首歌、一朵云、一阵风感染,勾引起浅浅的涟漪般的感动或是忧伤,然而,握着笔,感觉只是生涩,像极小学里写命题作文时的尴尬,怎么写,怎么写,只是淡、淡、淡。

按占星学的理论,我的人生课题之一,便是努力获得心灵之平静与平衡。因此在这个恬淡如春的秋天,我哪怕只是获得了“表面的和平”,也是一种接近心体本然的幸福。相比那些血脉贲张寻死觅活的日子,我现在的生活规律而有序,精神状态平和良好,几乎要越来越习惯它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3:1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阳光下的病孩子

颇为华丽的病倒了。我从来不知道闹胃病是这么痛苦的。昨天车堵在国家图书馆,满车混浊的空气压迫着我,车开到西直门时我已经开始面红发冷。晚上在火车上强行吃了点饭菜,然后抖抖瑟瑟地钻进被子埋头大睡,睡醒来头昏脑胀,只觉的胃里拥堵的难受,冲进盥洗室时两眼一差点晕倒在水池边。之后我这样还算有洁癖的人也不管不顾地背靠着门坐了20分钟,其间额上一直渗着细密的汗珠。那时我想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如果忽然失去知觉想必会更好。

好不容易捱到了上海,好不容易强忍着呕吐感一路堵堵停停圈圈圆圆地撑到家,将两脚的鞋一踢便倒在沙发上继续睡。睡了约摸90分钟——据说是自然醒的一个周期,爬起来翻药吃,忽然发现左手食指的指甲拗断了,才想起刚才拉窗子时指尖痛感的缘由;接着踉踉跄跄地磕到矮桌,膝盖撞了一块乌青;接着脚又狠狠踹到一根金属棍——简直见鬼了,好像弄丢背带魂不守舍的giroro。

中午亲自下厨,煮了一碗粥吃下,才渐渐恢复了几分元气,不过苍白的脸上依旧印着眼圈,像《屋顶上的轻骑兵》里的比诺什。

下午再睡,终于神智清明了一些。方知正常的吃睡与行走,乃是无比的大幸。

最后一定要郑重感谢今天问询及关怀我病况的人们。

另:I promise, 今后再不贪杯,不贪食冰凉的三文鱼,也不要在深秋的早晨,穿着单衣去昆明湖边的长堤灌冷风。

20:56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万圣节

20051031230311.jpg
shot in 拙政園,蘇州

慵懒的十月随着万圣节的到来而终结,一切从明天开始……

00:08 | 作如是觀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