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 10月
--日(--)
22日(土)
06日(木)
09 | 2005/10 |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这些天的杂记

自长假过后,半月来疏懒散漫,无所用心。我一面讨厌这样缺乏存在感的生活状态,一方又喜悦着这其中的平和与随意,像八九十月的天气,云淡风清。

虫齿大作战

如果问我人身上哪一个器官最该消灭,现在我一定会斩钉截铁地说“智齿”!自换牙之后我不曾看过口腔科医生的历史,就断送在一颗不争气的智齿上。

科学研究表明智齿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呈退化趋势。我不幸生在其漫长的将退未退过程中,为它受“骨肉分离”之苦。

至于拔牙的原因?我只能无语问苍天——怎么回事啊,我一直用高露洁,为什么还有蛀牙?!

“在侵略者中,也有细菌大小的超小型家伙存在,这家伙侵入其他生命体的口中,破坏牙齿,建立基地,这就是蛀牙的真正原因!”根据战场小天使giroro的理论,蛀牙是宇宙战争,那么好吧,我有幸贡献一颗多余的器官,作为超小外星生命体的基地。

拔牙永远是件可怕的经验,躺在椅子上的我,清醒的想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这句古语。拔完以后我还在麻药的作用下恍惚了一天。不过现在的感觉真是好轻快的。罢罢,蛀牙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还是友情提醒大家一定一定要关注口腔健康,为了身体倍儿棒,吃嘛儿嘛儿香,也少受身心痛苦。

大众宣传之终极奥义——炒作

这些天来还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就是拙者责编的一套图书,前阵子由作者方爆出一条轰动消息,吸引了全国各大媒体的注意。接下来就是接待记者,接受采访,从记忆中翻箱倒柜挖掘有趣事惊险事感人事,满足记者的求知欲。和那些被追问花边八卦的明星类似的,我常常不得不面对陌生的面孔,重复同样的话语,不同的是,名人是因为有名而产生八卦的价值,而我们,本来是藉藉无名的,因为采访的人多了,才渐渐有了点知名度。至少现在,一个素昧平生的记者打电话来,能够仅凭声音道出我的姓氏了。

梦见者的预言

前几天做了一个怪梦,梦中一个满脸怨气,披头散发的女人,残忍地将在湖中游泳的几个小孩子溺死了。我作为在场旁观者,无力阻止,只感到脊背发凉。醒来后,梦的内容仍然很清晰,只是我琢磨不出其中的含义。种种意象与我的生活并无关联,便只当它一个偶然的怪梦罢了。

昨天早上,一条国际新闻是: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美国母亲将自己的三个孩子抛进海湾喂鲨鱼。

这么说,我是有预见到或感应到这件事吗?

有一种人能够在梦中见到未来的事,这种人被称为“夢見”。对于在现实中迷惘的人来说,“夢見”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了。只是,如果无力改变未来,那么即使预先知道了也不会感到任何快乐,反而失去了等候与期待中的酸甜苦辣种种滋味。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如金圣叹在《推背图》批注中所言,推过去事易,演未来事难,纵然我能梦见,却无法解说,未来也不过一个含混的隐喻罢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5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1) | edit | page top↑

ねこ、ねこ


ねこさまラブラブ!

淫雨霏霏连日不开,就这么打湿了秋晴的暖意。于是又开始想望抱一只胖猫在怀的殷实感。这种感觉,失去已经3年了呢……十月的晚风,依旧是凉。那天夜里我梦见一只虎斑猫望着我,一对漂亮的眼睛在流血,那种殷红的颜色让我头晕。第二天早上我在楼下找到我的摔断了后肢和尾巴的猫,缩成一团的她朝着我一声声地叫。

——我回过头去,水果摊旁拴着一只狸花小猫,昂着小小的脑袋冲我叫。我蹲下身去开始挠它的下巴和耳鬓,看它惬意糜烂的样子,很能满足我作为驯猫达人的虚荣。

今天终于关心了一下我的blogpet,换了个亮堂堂的茶屋背景,遗憾的是fc2仍不支持pet投稿。

此外在涂鸦板下新添了一个ネコ温度計(又是猫?!)——还是猫,可以显示设定城市温度及猫体舒适度的小玩意。 提供两种格式下载:flash格式(包括mac os9/X及windows适用版)和shockwave版。浏览时可能会提示安装shockwave player插件然后才能正常显示。视觉效果还是蛮不错的,比pet好玩,猫会有不同的肢体语言,栩栩如生。

01:19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1)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