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燕居雜記
--.--.--
11.09.2010
08.06.2010
07.22.2010
05.20.2009
11.06.2008
09.05.2008
05.07.2008
| Home | 次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飲茶

有陣子日裡事務繁忙,幾乎無暇煮飯燒菜,便就這樣,一茶一點心,倒也能果腹。

從未刻意節食,只是向來對於食物豐儉沒什么講究,豐固欣然,儉亦可喜,如是而已:)

等候水開,再等水降到合適的溫度,之後徐徐調膏,快速點茶。最後捧著淺淺一杯漾著綿密泡沫的碧茶水,莫名的生出一種珍惜之意。

得閑飲茶時,想起陶淵明的兩句詩,又自添二句,戲成一首,聊表此際心情:

無樂自欣豫,值歡毋復娛。心從雲水意,何必戀區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3:35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夏の涼桜


折扇套一枚。

窗外是白晃晃的炎夏,然而春天在人心中

闲居外物,静言乐幽。绳枢结,瓮牖绸缪。

和神当春,清节为秋。天地则尔,户庭已悠。

——陆云《谷风》


10:43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蓮花小飾

用不織布做蓮花,難在表現花瓣的層次與顏色的過渡。之前做過一枚青蓮卡套,自認為不成功。畢竟,要用毛茸茸的不織布再現寫意風的清水蓮花,實在有點勉為其難。今次參考日本手工雜貨的設計,利用不織布的豐厚感,做了一隻蓮花小掛件,看起來還比較飽滿有致:)

蓮心處現學了“法式結粒繡”來表現,比較立體。縫蓮心的時候,想起汪曾祺於《鑒賞家》一文中講到的“紅花蓮子白花藕”,意思是紅蓮才會生出顆粒飽實的蓮心。從小愛吃蓮蓬,卻到現在才了解這一點呢。

明艷艷的蓮花小飾最適合搭配素麻包包吧~

因角度關係,實際五六公分大小的蓮花看上去膨脹了一倍,令我想起了“彼澤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的句子來

14:34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春之覺醒

“总有一天,我要在别的世界的晨光里对你唱道:在地球的光里,在人间的爱里,我已经见过你了。”(泰戈爾)



谢谢燕子寄来的花种,我平生第一次尝试春播。

四五月间,日平均气温基本稳定在20度左右,我于是上论坛、翻植物书恶补了些相关常识,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在阳台上摆开阵势,开始播种。

播种之前,我把花种放在手心里对它们说:“你们可是很厉害的种子哦~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发芽长大,开出很美很美的花。加油加油!”

我相信它们内在的灵魂一定能够听见我的寄语,事实是,它们确实听见了,哈哈。据说矮牵牛四五天能出芽,差不多在第五天吧,我一早去阳台浇花,发现盆土表面有松动迹象,仔细一看,果然有一棵看上去韧劲十足的小嫩芽在顶土。那景象真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20:50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龜息

距立冬还有2天,家中的小龟开始冬眠了。

上周持续阴雨,它们在水盆里已显得不大安定,表现得很骚动。胖锦龟食欲减弱,小地图龟则不断用爪子刮盆壁。昨天放晴,我把它们放在地板上晒太阳。过了一会儿,胖锦龟扭着圆滚滚的身体直奔沙发底,小地图龟仗着身材玲珑,竟直立横行地钻进了立柜与墙之间的“一线天”。癖性简直和猫一样。

待我把它们揪出来、拭去身上的灰尘、放回盆里,它们的心早已收不回来,拼命伸长脖子向外张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1:02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我愛白棉T

事实证明,下雨天让小孩一个人呆在家里是很危险的。喏,原本白净清爽的两件棉T被我蹂躏成这样——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8:25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1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流水帳也有感情

5月6日店铺上新完毕,到下一次上新之前,这段时间内我可以有余闲做别的事,读读书、看看电影,画几幅小速写,整理一下房间,轻松自在。

网店开张至今虽只半月,却觉得像是忙了很久。做生意甘苦自尝,就连我这种从来不善于打理钱财和经营管理的人也不得不开始学习某些事情。此前读《讨山记》“官司记”一章时,曾设想若换作自己与狡狯的生意人周旋、交涉,会是怎样一种光景——多半是秀才遇到兵,气结不能言罢。阿宝云:“既不能断绝世俗社会的牵连,又一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许多人事不愿学习,受人欺负怨天尤人,那已不叫天真,而是几近无赖。”最近常以此语自勉。想当初平生第一次在批发市场开口拿货时,面对咄咄逼人的店主,一贯容易紧张的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而今已渐能谈笑风生应答如流……生存技巧与实战能力,就是这么一点点逼出来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9:39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1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