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委懷在書
| Home | 次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昔時筆記】《我和花草有約》


很可愛的一本小書。小巧風趣的文字,略帶戲謔的手繪。

園丁的十二個月,穿插相關的園藝大小事。小小一本,很適合喜歡植物的人閱讀。

相較於台灣的盆栽、園藝類書,它更為務實,少了許多情調和浪漫色彩。它的目的不是勾起人們對一座潔凈、雅致的花園的想象,它描寫的“園丁”也不是穿著乾凈的棉布衫,攜帶著書卷氣的文藝青年。整本書散發著泥土的潮潤香氣。連珠般的語調洋溢著勞動者特有的樸實與生活感。不必刻意停下來思考,因為思考早已滲透園丁生涯的時時處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7:23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送書

书多屋小,与其闲置,不如赠给有需要的人。先列出以下这些,余下的待我日后慢慢整理。

如需要哪本或哪些书,请将书名、能收到快递的地址及收件人信息发到我的邮箱:bodhicat@gmail.com 我会为你快递发出。书都只有1本,先到先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0:36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繁華有憔悴,道真信可娯

讀吉川幸次郎《中國詩史》,印象最深的是他對阮籍的評價。他認為中國詩歌作品中格調最高者即是阮籍的八十二首《詠懷詩》,堪稱中國五言詩歷史上的劃時代創作。

一直覺得阮籍是個很沉重的詩人,因為他清醒地生活在一個陷落的時代,從不放棄對“高貴”、“純潔”世界的向往。他表面的放浪形骸、不拘禮數,其原因正如吉川氏所分析的:

“他對完全依據自己健康的心理能夠奠定新的自律性的生活,抱有充分自信。拒絕他律,是因為具有作為自律者的自信;勇敢地打破普通的調和狀態,是因為對於達到超越它的、更新更完全的調和與平衡抱有自信”。

這種健康和自信與他詩中無處不在的悲痛感交織在一起,展現了一個孤獨的靈魂如何在一個暗的時代裡不斷抗爭現實和追尋真理的生命軌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9:04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巴瓏

一直相信,好的诗歌犹如传火的明烛,能点燃读诗者的冲动,唤起体内饱满、充实有力的激情——与创作才華无关,仅仅是,渴望以诗篇歌咏世界的壮丽。壮丽的爱,壮丽的悲伤。

《巴珑》一集丰盛、灿斓,闪耀着一种金色的悲伤。说悲伤又不是悲伤,是超越了平常的喜悦与伤感,坦荡荡一片干净的苍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10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8)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愛不起来的《愛憐紀》


看豆瓣上关于《爱怜纪》的评论,不少人是因为《老师的提包》而看《爱怜纪》的罢,我也是。窃以为《老师的提包》很好,散发着一股清凉整饬的秋冬气味,有种洁净克制的优雅,意犹未尽,还特地找来日文原版,以一日1-2页的速度蜗读。

刚读完第一部《爱怜纪》,忍不住发几句牢骚。犹记书店初相遇,因为有塑封,再怎么端详也只能欣赏到淡雅空濛的封面和封面上几行不明所以的文字提示,一种只闻墙里佳人笑、不见佳人貌的不满足感搔弄着我的心。买回后就很在意地开始细读。开头是不错,暗香浮动,散淡慵懒,真有几分宋词的意象,比如“炉香静逐游丝转”、“画堂人静雨蒙蒙”等。读着读着,开始想念《老师的提包》里的清爽笔调。《爱怜纪》一共156页,我读到九十几页还没看清它要表达的东西。我知道有些故事比较慢热,那《爱怜纪》应该是用微火炖冰山吧。读了一半多还没触到它的核心,那种感觉类似于两块同极相斥的磁铁,接近到了一定距离就在被无形的结界阻拦。人物消失了又浮现,带进几丝新线索,头绪越来越多,像海藻在水里摇曳不由自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09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無夏不淫


“尤其夏天,万物的繁殖力往巅峰攀升的季节,感官因而全面骚动盲流的热夜,终我们一生,在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淫……超过、满溢、狂放的状态,当然就是相对于安稳、满足、秩序与建制。”

              ――林俊穎《夏夜微笑》


初读林俊穎,读后感与脑中既有印象一拍即合,果然是那种“世纪末华丽”的文笔。一种浓缩、跳跃又紧张的MV式氛围,潮湿、暧昧,少有直射的泼辣辣的阳光,总是暗夜的斑驳灯光、镜面的折射光,照得人阴影很深,表情很迷离。

他的文字其实很适合朗读,文白双拼、中英文相杂,善用排比、前后照应,你可以用语音读出那种遣词造句中的精细,那些散文诗般抒情篇章中的韵律与节奏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57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懷此頗有年

但喜田园美,无思稼穑艰。

我一直偏爱描写山水园林的诗歌,爱其远离尘俗嚣扰——这种趣味我从小就有,我小时候很爱看六七十年代的宣传画,画中光艳艳的革命红、亮堂堂的青菜绿、柔和稳重的大地色交织成一幅乌托邦式幸福家园的图景,让我很向往在那样的世界里生活,我甚至浅薄地以为,过去的时代果真像画里描绘的那样纯净明亮……略通人事后才晓得,那些常常挂在嘴边和贴在表面的,往往正是最缺乏的东西,就像爱拍灾难片的多为太平无事的国家,就像励志类读物总是充斥着“自由”“信心”“勇气”——没错,它们的读者正是那些缺乏自由、信心与勇气的人。

所以,那些喜气洋洋的画作乃用以安慰缺少颜色的心灵,而那些看似一尘不染的世外高咏,它们回避的东西,恰恰因其不在场而显得醒目,比如烦恼、比如名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1:06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