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悠悠我心
--.--.--
11.02.2011
01.13.2011
01.06.2011
07.19.2010
03.31.2010
04.23.2009
07.08.2008
| Home | 次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小朋友

整理舊物,在故紙堆裏翻出N年前我寫給一隻小公仔的小詩。讀了讀,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這隻小公仔從我很小時就一直陪在我枕邊。童年時我常常和她說話,視她為天底下最溫柔的朋友。她會微笑,也會不開心,有時則很沉默……不過媽媽認為這些都是我的幻覺。記得一個童話故事裏說,一個小男孩告訴大人,打開屋子的後門可以通往印第安人的村寨,大人通通笑話他,并當著他的面打開了門,只看到一堆廢墟瓦礫。可是小男孩分明見過那個村寨,還去印第安人家裡作過客。我想,我就是那個小男孩吧。

這首小詩是這樣的:

小小的朋友

總想為你寫一首歌
在我還年幼的時候
每個夜晚我凝視你雙眼
猶如碧水一潭,將我吸入異次元

當你毛髮稀疏、目光渾濁
或許我也會變成,散發著酒香的蘋果

一隻起皺的蘋果
一隻頹唐的玩偶
在落日的窗下
我們好像一幅深赭色的靜物畫

看畫的人們輕蔑的說:
藝術怎容許這般丑陋?

可是我的朋友
你的蘋果
最珍貴的幸福
是我們已享用過彼此最美的藝術

那時,你絨毛細密,眼眸清
那時,我懷抱溫柔,靜如初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3:48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午後,陽光很溫柔,斜照在木質地板上,有一種會教人看呆的明媚色澤。

晴好的冬日,仿佛事事安然。

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很安靜。似乎已經很久很久,不需要一支背景音樂的點綴,也不再會無所事事讓時光快轉。心中有時凝結萬言,卻並不想傾訴。偶爾,也會“水滿則溢”般的自然流出,更多的,沉入心底,不必驚動,也無須開啟。

真的哎,有時候,好像連一個說話的人也沒有。人們忙忙碌碌、追追逐逐,或憂或喜,載沉載浮,然而那些喧囂,仿佛劇集一樣離我如此遙遠。

看起來,也許有點寂寞。可是,哪里去找這樣的,並非如坐針氈、並非百無聊、並非無可奈何,反而時時感到安定、踏實、完整的寂寞呢?

有時候,會感到心變得大大的、空空的,好像什么都能容納,什么都不再貪著。心是透明的,仿佛可以自由穿越世間風景;雙眼是清涼的,雨天炎天,何所滯礙?萬事萬物,如同飛鳥掠過天空,來了,又去了,不留一絲行跡。

當你涵容一切時,一切都無法撥亂你的心;

當你捨盡一切時,一切反而盡在其中呢。

縱使得到世間的一切呵,終也不過是塵歸塵、土歸土,質本虛來還虛去;

惟有捨盡虛空,方顯真實;傾盡塵雜,自臻完滿。捨與得,空與滿,原無分別。

有時候,在我胸中涌動著群山,涌動著江河

沉靜,猶如群山巍峨的姿容

坦蕩,亦如江河奔流不息的決意

想起紀伯倫在《施與》中所寫:

“這些人相信生命和生命的豐富,他們的寶櫃總不空虛。
有人喜樂地施與,那喜樂就是他們的酬報。
有人痛苦地施與,那痛苦就是他們的洗禮。
也有人施與了,而不覺出施與的痛苦,也不尋求快樂,也不有心為善;
他們的施與,如同那邊山谷裡的桂花,香氣在空際浮動。”

——凈靜生香,本是無心之美。

16:20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做對的事

今天早上工写宝贝描述,虽然时间很紧张,但心里一点不着急,写着写着还会笑呢,好像在做一件快乐的事。在我看來,那些衣物也都是有生命的,若知道我用好的语言描写它们,一定也很高兴吧。

以前有时候会觉得:面對大同小异的衣服,每一次都要写点儿什么,还真是为难啊。现在我想,這无非也是自己的心态问题吧:把一件事看得难,心里很勉强,做起来就会感觉到难度;如果不抱着那么多想法,只是单纯的去做,内心平顺,很多东西也跟着变柔和了。

尽管宝贝描述不算什么厉害的文字作品,但我写的时候还是会由衷感到,中文的确是种美好而丰盛的语言呀,只是好多人不愿意好好运用它。小时候便很相信轮回转世,有时异想天开,规划自己的来世,想转生去哪儿好呢?法国、加拿大、北欧、瑞士……都是不错的选择,可是终究感到,生长于再好的地方,如果不懂中文、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是多么可惜啊。也许这种想法听上去很幼稚,但我想会有人能明白我所说的吧。当然很多人不能明白,而且一心想脱离“中国”这个环境,因为眼前败坏的现实令历史上的光芒都变黯淡了……其实如果有机会,我也乐意换一个环境,分享好的空气、水、食物,拥有更多的各种权利;但若没有机会,我就还是好好的呆在我该呆的环境里,努力把周围的环境都变好。一首歌里唱道:

少一點傷痕 多一點的掌聲
少一點戰爭 多一點的單純
……
少一點仇恨 多一點的我們
少一點寒冷 多一點的溫存

如果人们都能这样去做,这个世界就会好很多。

说到开店,其实最初是没有很多想法的,就是从零开始,慢慢的做,不知不觉坚持到了今天。原先觉得开网店是件很普通的事,后来才意识到,如此普通的事中未尝不包含着自己的心意和责任呢,有了心意和责任,它就可以变成一份不普通的工作啊。

我从来不是现代社会上所认识的那种“有生意头脑”的人。坑蒙拐骗、以次充好、搞不正当竞争等等这些事,我一样也做不来,有时候被别人占了便宜自己都不知道呢。现在的人都认为老实人容易受欺负,连理应最了解我的家人都会说:“像你这样就是傻,成不了事。”我也不是没苦恼过,但每每静下心来想想,反而会更坚定自己的信念。如果人们都认为好人难做、“无商不奸”是对的,都认为必须借助不正当的手段才能快速积累财富、声名,那么我就要证明:商业本应是一种合理的取与求的过程,唯有合乎正道的发展才是好且稳固的。《菜根谭》里说的好:

富貴名譽自道來者,如山林中花,自是舒徐繁衍。自功業來者,如盆檻中花,便有遷徙廢興。若以權力得者,如瓶缽中花,其根不植,其萎可立而待矣。

不必在乎这个世界乱成什么样子,我只要做对的事情。因为,一个真正的好人就是要在哪里都能放射出“好”的光辉啊。

画家东山魁夷说:

我明白,应该珍爱自己的世界。作为画家,只要是一个世界的主人,即使这个世界多么的微小,也具有存在的价值。

他又说:

我并没有对被大家视为新潮的西方文化随波逐流……追式样的新奇时髦,也许并不错,但画家要创作出真正独具一格的作品,则需要老实认真、甘于寂寞的态度。

将句子中的“画家”换成其他职业也是一样的。“老实认真、甘于寂寞”,听起来很平凡的八个字,但当你身在其中的时候,你自会发现,那是很踏实、很舒服的一种滋味。而这,也正是我的态度。

15:1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月光之眠

從小到大,最喜歡的童話故事就是“木民”,小時候媽媽買給我的一本86版《魔法師
的帽子》幾已被翻爛。來自那個神奇、有趣世界的溫馨而純明的光束,直到今天依然能夠溫暖我。

更神奇的是,一向笨手笨腳做不來細膩活兒的我,竟也能親手做一隻木民形象的手機套了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3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仰望的幸福

曾經很喜歡泰戈爾,喜歡他詩裡的清凈、溫暖,像是一位和、溫厚的長者在耳邊柔聲吟詠。後來,隨著我自己的心田逐漸被外界染汚,他詩文中的“寧靜”也離我越來越遠……如今,當我從迷茫之中重新接受神的指引,走在“返鄉”的路上,忽然發覺自己很容易就能進入他詩中的世界。的確,在一度情迷心竅的我眼中,只有那些能夠喚起我情感回應的詩句才是好的,才值得記誦,於是所有那些指代不明的“你”都被我個人的執念縮小了、具象化了。因為,一個人如果無法仰望更高尚、純潔世界的光輝,便常常不得不埋首於被觀念化了的個人空間。

《吉檀迦利》是一部獻給神的讚歌集。在讀它們的時候我常常想,泰戈爾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他曾經怎樣的接近神的世界?他看到過什么、感受過什么?在向神的路上他曾抵達多遠?是否堅持到最後?等等等等。當然這些問題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或許是,在一個對的時間,他的詩帶給我的感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8:46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無求

有朋友问我,这一段时间以来,怎麼不见我在blog上写自己的生活——儘管我以前也很少写文章谈论自己;还有朋友觉得可惜,说最近不见我写文艺评论,浪费文艺细胞——虽然,我从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青。

我知道现在我所愿意一再谈论的东西,很多人不爱听不爱读。但我总想,即使只有一个人读,只有一个人读后能够感觉到温暖和善意,能够诚意向善,那也是我的功。我不求闻达,只希望传达一些真正好的、正的东西给他人。

我也是在走过了漫长而迂回的道路之後,才开始修行,不是某天头脑一热、心思一动,随随便便拿起,继而又会随随便便放下的。有一位网友说我一直寻求内心的出口,过去我确实一直致力于寻求心灵的真正解脱与自由,希望获得真正的安宁与平衡,因为我是一个相当敏感的人,外界的一点风吹草动也会惊扰我的神经,拘束的家庭环境、不自然的父女关系等更雪上加霜,让我常常很受压抑,心灵的窒闷无处排解,堆积于内,逐渐变得潮湿而沉重。因此,我一直无比向往那些乾燥、明亮、温暖的人和事物,我希望自己终能变得安然、轻盈、自由,而不是容易受惊、焦虑、紧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8:4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在送Tifanie去南站的出租车上,彼此都没什么话,电台压低声音抒情着,在窗外的温柔夜色掩映下,让人觉得莫名惆怅,想起月台、火车、拥抱、眼泪……名为“离别”这件事的种种细节。

车内很凑巧地响起《一路顺风》这首歌,我静静听了一阵,感觉到泪水的气味快涌上来时,转头向Tifanie说:这首歌还真应景。她也笑,感伤就淡在空氣里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3:4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