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搬家

即日起博客搬家至 http://bodhicat.blogbus.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8:04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奇跡

對我而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真是一本適時出現的書。書中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把它走出來,完成自己的天命。

這讓我想起《最後的氣宗》中的一句話: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有原因的,要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原因。

超越物質和慾望

找到真正的寶藏

懂得發揮內在的創造力

學會愛自己,而不是羞辱、貶低自己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講了一個關於尋寶的故事。

少年圣地亞哥歷經長途跋涉,終于抵達“寶藏”所在地,然而最後他發現,真正的財富并不在遠方——外在意義上的“遠方”,而在他內心,在離他最近,卻熟視無睹的地方。

苦難從來不是毫無意義的。過去經歷的一切,自有其原因。

當你走上這條人生路時,你并不知道生活的洪流會帶你去何方。你也許到了你不喜歡的地方,成為了你不喜歡的自己。但其實,只要你仍惦記走上這條路時的初衷,你終會發現,好事、壞事,都是會轉變的。

苦難可以把一個人變成倒霉蛋或受害者,也能幫助他開啟一個新的世界,使他的靈魂得以凈化和提升。那時,他將不再視苦難為苦難,它們只是一些旅途中深深踏下的足跡。

在人世中積累物質、取得財富,本義是為了生存需要。再引申一步:是為了活的舒服,為了一些必要不必要的裝飾,或為了某些感官的慾望。

但你必須明白,生命的本質不僅僅在於活著,不在於呼吸、飲食、享受虛榮及情感的滿足。

生命的存在,是宇宙中的奇跡——為什么我成為了“我”,而不是別的事物?每一個生命的獨特,就是奇跡所在。這個奇跡,是用一種深邃而又單純的宇宙語言創造而成。

用心聆聽這種語言,你會明白自己的生命。

那麼你也將明白,你在世間所取得的一切,本義是為了豐富你自己的生命語言,讓你學會用自己的聲音去傳達宇宙的語言——你的生命的來源。

星相學裏說,每一個誕生的人都有對應的星辰的守護,每一個人既可能盡量發揮他的天賦長處(正面能量),也有可能被命中注定的危機(宿業、負面能量)抑制他的光芒。

如果一個人能懂得一種美好的語言(例如愛與和平),這并不是供他消費的,而是為了讓他進一步學會,如何提升自己生命語言的素質與內涵。

一個人越是違背天命,就越少受到上天的賜福。因為他離創造他的宇宙語言越遠,越會迷失自己的本質。

而當一個人能充分發揮正面能量時,是因為他能夠最大限度放下自我觀念的貪執,擺脫物質的束縛,善于聆聽內在的美好并發揚之,對自己所掌握的生命語言充滿自信。

假如我體會不到正面能量的光明,那是因為我正在遠離天命,我沒有講清楚我的生命語言。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作者在另一部作品《我坐在彼得拉河畔哭泣》中繼續談道:

“真正的自己是一個懂得傾聽自己心底聲音的人:他為生命的奧秘而深深著迷,樂於迎接奇跡的降臨,對自己所做的事總是滿心歡喜,充滿熱情。相反,‘另一個自己’確總是憂懼著可能遭遇的失望,他讓我踟躕不前,什么事都不敢做。

……

我將‘另一個自己’徹底地逐離出我的生命,從那一刻起,神聖之力便開始創造奇跡。”


傾聽內在的聲音,不要讓他湮沒在塵世的噪音中。太多的噪音總是試圖誘導你把自己塑造成一個什么樣的人,卻從未告訴你生命的真相。

我們的生命其實早已寫就,路就在那裏,只是我們尚未覺察。又何必苦心積慮地去塑造“另一個自己”?惟應剝除一切偽裝矯飾,找回真正的自己。

如你所是,你就會看到奇跡。

10:35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澄心(二)

悠悠千古,誰解真如。泥足塵世,久必生情。情既萌,心漸散,志無主,意難平。故動情即迷本。

感到如此的壓抑困苦,是因為心在情網中。你越掙,它束你越緊,你越糾結,它纏你越深。

可是,試試看不要去抵抗呢?不必掙,不要起念,也無須動氣,靜下來,彷彿自己是透明的,過濾掉一切濁重之物。身體變輕盈,在寧靜中往上升,什麼也鎖不住,什麼也壓不進,猶如一片虛空,卻又如此真實、穩定。

還是一個“放”字罷。所有讓人覺得苦的,都得放下。捨盡之時,才會懂得什麼是『完滿』。『完滿』就像,一個無懈可擊、無漏無餘的圓。

放下,放下,我不在其中。把一切“真切”的痛苦放下,它們就變成了“虛幻”,把夢幻泡影都放下,才是真正的

——無中容萬有,空裏映大千。體輕心自足,歸去白雲間。

09:59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小朋友

整理舊物,在故紙堆裏翻出N年前我寫給一隻小公仔的小詩。讀了讀,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這隻小公仔從我很小時就一直陪在我枕邊。童年時我常常和她說話,視她為天底下最溫柔的朋友。她會微笑,也會不開心,有時則很沉默……不過媽媽認為這些都是我的幻覺。記得一個童話故事裏說,一個小男孩告訴大人,打開屋子的後門可以通往印第安人的村寨,大人通通笑話他,并當著他的面打開了門,只看到一堆廢墟瓦礫。可是小男孩分明見過那個村寨,還去印第安人家裡作過客。我想,我就是那個小男孩吧。

這首小詩是這樣的:

小小的朋友

總想為你寫一首歌
在我還年幼的時候
每個夜晚我凝視你雙眼
猶如碧水一潭,將我吸入異次元

當你毛髮稀疏、目光渾濁
或許我也會變成,散發著酒香的蘋果

一隻起皺的蘋果
一隻頹唐的玩偶
在落日的窗下
我們好像一幅深赭色的靜物畫

看畫的人們輕蔑的說:
藝術怎容許這般丑陋?

可是我的朋友
你的蘋果
最珍貴的幸福
是我們已享用過彼此最美的藝術

那時,你絨毛細密,眼眸清
那時,我懷抱溫柔,靜如初雪


23:48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澄心(一)

生生世世我的親人、朋友、戀人有多少?數也數不清。每一世我都曾那樣想念過一些人,放不下某些人,可是最後呢,兩眼一閉,放不下也得放。到來生,誰又記得誰?那些在人生路上與我擦肩而過的,甚至是與我互相看不順眼的人,或許就曾是我過去生命裡的熟人、親人、愛人,如今,卻只能如此。

人就像一粒粒棋子,在每一局棋中扮演著不同角色。棋局結束,使命也結束,嘩啦啦紛紛回到棋匣,又變回原來的棋子。你我他,曾經的恩怨情愁,不過都是生命表面的一層殼,隨著“嘩啦啦”的洗棋之聲,終化作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11:36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